“从前”的魔力:为什么故事可以老少通吃?

分类:讲故事|作者:admin|发表于:2014/02/18没有评论 |2,726 views

讲故事是传递信息最强有力的方式,这一公认的观点如今有了科学依据。

在商业界,讲故事可谓风靡多时。我们总被告知,若没有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,产品、创意或个人品牌只会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命运。在《讲述铸就成功》(Tell?to·Win)一书中,彼得·古贝尔(Peter?Guber)偕同安妮特·西蒙斯(Annette?Simmons)和斯蒂芬·丹宁(Stephen?Denning)等作家,大力宣扬了在人类事务尤其商界中,故事所具备的强大魔力。

内容营销-讲故事

古贝尔认为,促使人们行动的,并非“数据转储”、厚重PPT幻灯片或充斥着大量数据的电子表格,而是情感。而商业信息引起他人情感共鸣的最好方式,则始于那句令人神往的“从前……”

这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。但是,“讲故事拥有强大商业力量”的观点,通常都仅由更多的故事加以证明。例如,为支撑其大胆宣言,古贝尔便讲述了他自己或一位名人朋友,如何凭借精彩的故事而登上成功说服众人的高峰。

但趣闻轶事并不成就科学。在新潮狂热一波波席卷而来,宣称破解成功秘诀的众多大师争相亮相的商业界,“讲述铸就成功”是否也不过只是风行一时之物?又或者,它确实是对沟通策略的深刻洞见?就我看来,这确实是真实洞见。我是一个文人,试图以科学为武器探索在人类生活中,故事所拥有巨大而神秘的魔力。古贝尔及其他作家由经验谈得出的结论,正与科学通过试验得到的结论不谋而合。

直到近来,我们才得以对故事的说服效果做一番思考探索。不过,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心理学亦开始了关于故事如何影响人类心智的一系列研究。结果再三表明,我们的态度、恐惧、希望以及价值观都强烈受到故事的影响动摇。事实上,比起佐以辩论和证据以达说服目的的论文来说,故事小说似乎能更加有力地改变人类的信仰。

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为何在讲故事的人面前,我们竟变得如此易于操纵?心理学家梅勒妮·格林(Melanie?Green)和提姆·布洛克(Tim?Brock)认为,一进入故事的虚拟世界,“信息处理方式便遭受彻底的颠覆。”格林和布洛克的研究表明,读者愈是沉浸于故事之中,故事便愈多地改变着他们。

同时,比起较少受影响的读者,高度沉浸的读者对故事中的众多“错误不实”——误差、错误——几乎可达盲目的程度。重要的是,并非他们故意对错误视而不见(就像我们快乐地观看愚蠢的动作片一样),而是他们压根就看不到这些错误的存在。

在这儿,我们学到了故事塑造力量的重要一课。当我们读的是以事实据理力争的枯燥辩论时,我们的理智全面苏醒。我们以批评性的眼光看待辩论,并且抱着怀疑的态度。然而,当沉浸于故事之中,我们不知不觉便放下了理智的戒备。我们为之动容,而这似乎使我们处于毫不设防的状态。

这正是古贝尔的论点所在,《讲述铸就成功》一书的核心隐喻便是特洛伊木马。大家都道这个隐喻的背景故事:在特洛伊僵持十年血战之后,古希腊人意识到以武力难以攻下特洛伊,因此决定以诡计智取。他们假装扬帆回国,只留下一只巨大的木马,宣称是献给上帝的祭品。开心的特洛伊人将木马拉进了城墙里。然而,藏身于木马之中的是众多希腊勇士,他们半夜伺机而出,在特洛伊城里竭尽烧杀掠夺。

古贝尔就在告诉我们,好的故事亦可以是特洛伊木马。观众接受故事的原因就在于,对于人类来说,一个好故事就像一份礼物。然而实际上,故事也不过是讲述者的一种传递手段。故事正是一种诡计,使信息偷偷摸摸地潜进人类大脑筑成的坚固堡垒中。

对于故事的说服力量,古贝尔在书中抱着乐观无上的态度。然而,正如特洛伊木马那血淋淋的隐喻所暗示的,故事是一把可用于好坏目的的双刃剑。就像火一样,可以照亮温暖整座城市,亦可以在瞬间将其吞噬燃烧殆尽。古贝尔也懂得这个道理,不过他倾向于强调故事所能带来的正面改变。

出现在他书中的,都是关于人们用绝妙精彩的故事克服困难的例子,而且通常都是师出有名。然而,从稍微不同的角度来看,《讲述铸就成功》一书不过就是出色能干、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一而再再而三地吹捧着故事的强大力量。

因此,从古贝尔的书和故事讲述的新科学中,我们学到了两个宝贵的经验教训。首先,讲故事是一种独特而打动人心的软力量。其次,在这个黑带故事高手遍地开花的世界里,我们最好开始投身于防御工事的建造。故事专家希望我们淹没于情感之中,这时理性便会沉沉睡去,质疑亦会逐渐放下防备,最后我们将臣服在他们的迷幻诱惑下。确实,要成功就要动之以情,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拨开迷障——并坚守自我,保卫境地。

摘自:快公司。

» 文章版权:张飒的博客
» 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zhangsa.net/story-telling/story.html » 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。



目前盖楼 (0)层:

发表评论 »